欢迎访问宝鸡股票网
你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新闻正文

*ST凯迪“风暴眼” 超93亿债务逾期 起诉股东要账

时间: 2019-01-27 15:24:38 | 来源: 华夏时报 | 阅读:

*ST凯迪“风暴眼” 超93亿债务逾期 起诉股东要账

■本报记者 于玉金 北京报道

因2018年生产经营受到重大影响,预计导致2018年度业绩亏损,曾公布的“瘦身自救”计划进展并不理想,年关将至,*ST凯迪(凯迪生态,000939.SZ)开始起诉关联公司追讨被占用资金。

12月17日,*ST凯迪发布了四项追讨资金的议案,将通过向人民法院起诉的方式,要求中薪油武汉化工工程技术有限公司、武汉金湖科技有限公司、武汉凯迪电力工程有限公司、中盈长江国际新能源投资有限公司和阳光凯迪新能源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阳光凯迪)归还资金占用款合计12.31亿元。

不过,高层人员频频离职、债务问题越发严重,新的董事会能否盘活眼前*ST凯迪死水般的局面至关重要。

逾期债务共计93.84亿元

2018年5月,*ST凯迪出现第一笔债务违约,危机就此引爆,目前看,逾期的债务似滚雪球般越来越大。

据*ST凯迪12月10日披露的数据显示,目前逾期债务最新统计共计93.84亿元,最近一期经审计的公司净资产为106.33亿元,逾期债务占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比例为88.25%。而*ST凯迪逾期债务数据在9月4日披露的公告中为39.63亿元,逾期债务占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比例为37.28%。

祸不单行,对于*ST凯迪而言,坏消息一个接一个。

12月14日,*ST凯迪公告称,因公司目前资金周转困难,不能按期支付“16凯迪03”的利息。据Wind数据显示,包含“16凯迪03”,目前*ST凯迪共有5只债券实质违约。

而因*ST凯迪债务违约等问题引发的信用风险,导致债权人提起诉讼等措施,*ST凯迪账户冻结情况有所增加。截至目前,凯迪生态共有26个账户被冻结,冻结金额84.84亿元。与此同时,*ST凯迪旗下共有55家子公司的147个账户被冻结,冻结金额73.01亿元。

对此,*ST凯迪表示,上述事项已经对公司的正常运行、经营管理造成重大影响。在账户被冻结事项解除之前,尚不排除后续公司其他账户资金被冻结的情况发生。

此外,作为中国第一大生物质发电企业,*ST凯迪主营业务生物质发电厂自5月债务危机爆发以来大面积停产,截至12月10日,*ST凯迪已建成可运行生物质发电厂共47家,目前正在运行生物质发电厂11家。

除了债务危机、电厂大面积停产,*ST凯迪的高层变动仍未结束。12月18日、19日,其独立董事谢科范、证券事务代表王玉雄辞职。在更早的7月10日,*ST凯迪免去时任总裁和财务总监的张海涛的职务,聘任江海担任总裁,仅在任职15天后,江海就辞去总裁职务;随后,7月31日,在董事会审议重组方案前,董事长唐宏明提出辞职,不再担任董事长,不再代行董秘职责,仅继续担任公司董事。此后唐宏明在重组方案审议中投了弃权票。

被“实际控制人”坑了?

*ST凯迪为何陷入如此境地,不禁令人心生疑窦。

据媒体公开报道,复出的*ST凯迪现任董事长陈义龙于10月17日临时股东大会上表示,债务危机缘由主要是,目前公司负债200多亿元,基本上是高利贷,银行负债仅占20%,一年还利息就要20多亿元,用短期资金做基础性产业,造成资金链极其紧张。

一家同样从事生物质发电的企业高层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生物质电厂主要靠国家补贴,前期项目测算很重要,如果融资成本和建设成本没有很好控制,的确前几年盈利不高,另一个因素,是原料的成本,垃圾发电也统称在生物质发电里,如果垃圾补贴和政府谈的好,长久看作为公用工程盈利应该是稳定的,有垃圾处置和发电两块收益,如果是秸秆等生物质原料,是要买的,成本可能随行就市会升高不可控,且有阶段性资源来源波动。”

而深交所的问询则把问题的矛头指向实际控制人。7月16日,在深交所下发的关注函中,提及“陈义龙是否实质为你公司实际控制人”、“是否存在控股股东阳光凯迪或其董事长陈义龙凌驾于你公司内部控制之上的情形或风险”等。

*ST凯迪2017年年报显示,阳光凯迪占凯迪生态总股本的29.08%,既不持有凯迪生态50%股权,也无法支配凯迪生态超过30%的表决权,亦无法通过支配上市公司股份表决权对股东大会的决议产生重大影响;阳光凯迪不是凯迪生态的实际控制人。

从阳光凯迪的股权结构来看,丰盈长江新能源投资有限公司(下称丰盈长江)持有阳光凯迪31.5%股份,为后者第一大股东;而陈义龙则持有丰盈长江66.81%的股权。

而有媒体指出,虽然陈义龙在2013年已经辞任*ST凯迪董事长,但新任董事长李林芝也多被认为是陈义龙的代言人。

据记者了解,自2009年开始,*ST凯迪开始自外部收购电厂,但在2014年11月最大一笔收购案中,*ST凯迪完成了对大股东全部生物质发电厂的收购,拟定向87家生物质电厂中,仅有17家已经营运,21家在建设过程中,另有49家尚未开建。据彼时媒体报道,*ST凯迪甚至将控股股东阳光凯迪十几家“差”资产收入囊中。

此后,阳光凯迪还通过出售资产套现,通过自身及子公司对*ST凯迪进行巨额资金占用。

追讨资金起诉阳光凯迪

为了解决债务危机,*ST凯迪也采用传统的卖资产的套路。

9月29日,凯迪生态公告披露了出售资产计划的最新进展。此次出售的“资产包”包括:位于东北地区的6个已投产及在建生物质电厂的100%股权、1006.46万亩林地资产和杨河煤业有限公司的60%股权,总价格61.4亿元。

今年8月初,*ST凯迪发布公告称,计划与阳光凯迪以及中战华信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签署重组框架协议,进行“股权处置+资产处置+债务重构”联合重组,不过目前看很难及时完成。

目前*ST凯迪一些涉诉案件正进入执行阶段。12月18日晚间,*ST凯迪公告称,其一起融资租赁纠纷案件经法院判决并进入执行阶段:其持有的汉口银行股份有限公司2000万股股权,将于2019年1月18日在淘宝网进行网络司法拍卖,股权评估价为9118.05万元。

此外,12月17日,*ST凯迪发布了上述12.31亿元的四项追讨资金的议案,其中要求阳光凯迪立即向上市公司归还资金占用款98.94 万元。

对于如何积极应对各类风险,*ST凯迪表示,正与各债权人积极沟通,以进出口银行为主席单位的债权人委员会正与债权人协商,争取在共同监管账户等共同认可的有效方案支持下解除公司及子公司银行账户冻结,帮助恢复电厂生产经营,除此之外,公司董事会全力推进三大重组有关工作,并通过积极推进首批资产出售,全力争取部分资金回笼等等。

不过,经济学家宋清辉认为,在目前的情况下,凯迪生态几乎没有能快速扭转局势的办法,凯迪生态未来发展堪忧。

新闻标题: *ST凯迪“风暴眼” 超93亿债务逾期 起诉股东要账
新闻地址: http://www.qzwhw.com/caijing/1047.html
相关分类:
Top